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剑刺美人心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时间:2019-11-28 来源:admin 点击:

  这是民国年间的事了,有一个叫“玉飞龙”的魔术班子,今个在东、明个在西马不停蹄地跑码头闯江湖,可是那年月贪官兵痞流氓土匪多如牛毛,所以大伙的生存很是艰难,时间一长,年轻的班主飞龙就有点灰心了,慢慢地抽上了鸦片,只是瞒着大伙,尤其是死死瞒住了紫玉。
  
  紫玉是班子里的台柱子,走钢丝、空中飞人是她的拿手绝活,人长得格外的婀娜多姿娇艳动人,飞龙一直喜欢她,却从来没有表白过,原因是像紫玉这样出挑的女子肯定会远走高飞,绝不会看上他这个穷卖艺的,以前班子里也曾有过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到最后无一不做了有钱人家的妻妾。
  
  这几天的演出一如既往颇为轰动,紫玉表演的空中飞人就像只花蝴蝶一样在空中飞来掠去,时不时地做出高难度动作,引得众人一阵又一阵惊呼,这还不算完,上压轴戏时更是让演出达到了最高潮。压轴戏叫“剑刺美人”,是飞龙和紫玉同台合演的魔术,众目睽睽之下衣衫单薄的紫玉蜷身于一个木头箱子里,然后飞龙拿出几把明晃晃的剑来,为了表示剑是真剑,飞龙用力一振腕劈剑,几根筷子便齐刷刷应声斩断,这时幕后锣声陡响,鼓点更是如马蹄一阵紧似一阵,众人的心脏正受不了,锣鼓声忽又齐静,刹那间台上台下真可谓鸦雀无声,连众人的呼吸都停了,但见飞龙毫不手软地把剑插入箱中,这头剑进去那头剑尖冒出来,一把又一把,那剑尖还滴着血,直吓得台下胆小的观众失声尖叫!
  
  这时台上却放下大幕,众人还在担心那箱中娇滴滴女子的性命,大幕拉起,台上笑吟吟地站着一个毫发无损的女子,不是紫玉又是谁?不用说,台下顿时冲天轰起满堂彩,只是搞不懂这女子是怎么在剑丛中安然无恙的。
  
  一连几天的演出结束后又该到下一站了,几辆大马车拖着众人和一应演出杂件正在一座山中晃晃悠悠地走着,看那山巍峨奇险让人心惊,就在这时一阵杂乱急促的马蹄声陡然响起,随见数骑马如龙如虎已旋风般直冲到眼前,当头一人一勒马,那马便嘶鸣着立起来,马上之人人高马大尤其强悍,扬鞭大笑道:“各位,三山王已等候多时了。”
  
  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个三山王?抢富豪劫大户,专与官府作对,侠名远播一诺千金。众人一时吃惊不小,紫玉偷眼一看那三山王不由得一愣,附耳对飞龙说:“这个怎么瞧着如此面熟?”
  
  这话被那三山王听见了,三山王一竖大拇指说:“紫玉姑娘好眼力,这几天来我场场不拉地在看姑娘表演,想不到姑娘也留心到在下了,真的是荣幸之至啊!”
  
  飞龙听这一说也想起来了,几天来台下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一场不空地看演出,因为他生得奇伟,坐在台下大刀金马气派非凡,所以留下了些微的印象,想不到竟是个跟梢的山大王!飞龙当下一拱拳,壮着胆上前说:“大王,小的们只是走江湖混口饭吃的穷戏子而已,朝吃朝尽暮吃暮空,车上无隔夜之粮,囊中无多余之资,不知大王拦住为的什么?还请大王给一条生路!”
  
  三山王声若铜钟,说:“若是为财我早就去抢那些富豪大绅了,费这事干什么?实不相瞒,本大王与紫玉姑娘自一打面之后便惊为天人念念不忘,所以一连看了几日演出,把个人都看痴了,现在是茶饭不思夜不能眠,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想请姑娘留下来。紫玉姑娘,只要你肯随我上山,我一定像供菩萨一样地供着你,让你天天吃香喝辣穿绫戴缎,肩不挑四两手不提半斤,也省得你受那风餐露宿之苦,其他各位要留下的我欢迎,不愿留下的给足盘缠,决不会为难大伙……”
  
  三山王还要说,早见紫玉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张白得像玉的脸庞气得通红,锐声叫道:“无耻之徒,你再敢胡言乱语,我当场死在你面前!”说着一伸手“刷”地抽出一把利剑,一反手,那剑尖便直刺进肩膀,顿时血流如注,疼得紫玉不禁微哼一声。
  
  众人大惊,三山王更是惊得双手直摇,连马都坐不稳了,语无伦次地说道:“姑娘、姑娘,有话好说,切莫伤了自己,我是真心爱慕姑娘,姑娘若是不肯,又何苦自戗?好好好,我这就让路,飞龙班主,咱们后会有期!”说完一掉马头,众强人犹如平地刮起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大伙逃过这一劫后惶惶地来到下一站,晚上飞龙独处时却变得抓耳挠腮坐卧不宁起来,原来鸦片没了,众人卖力演出虽然得些钱,可那鸦片所费太巨,所挣之钱根本不够开销,一想到烟瘾发作时的痛苦难熬飞龙不禁不寒而栗,怎么办呢?就在这时门帘一掀悄没声进来一人,飞龙一见来人顿时大吃一惊。
  
  来人体格魁伟不怒自威,竟是那白天才见的三山王!飞龙正要起身,那三山王已伸出手按住他的肩头,飞龙便再也动弹不得,唯有口中惊问道:“大王想要杀在下吗?”
  
  三山王微微摇头,轻声说:“我杀你干什么?我是来送一场财富给你的。”说着从怀里掏出两样东西,刚一打开,一股奇异的香味顿时直冲鼻子,飞龙一见之下骨头都没了,浑身每个毛孔都要笑出声来,那东西竟是一大坨上好的鸦片,还有一包是明晃晃的大洋。
  
  三山王说:“本大王阅人无数,白天一见你的脸色就知道你好这口,所以带了一点给你,这点大洋想必你以后也用得着,是不是?”
  
  飞龙那双眼再也离不开鸦片,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恨不得现在就美美地抽上一大口,好容易挪开目光问道:“不知大王为什么要送这么些好东西给我?只要在下能办到的尽管说,一定照办。”
  
  三山王瞧着飞龙那样子咧咧嘴无声一笑,说:“你肯定能办到,首先我问你,紫玉姑娘的剑伤好了没有?不瞒你说,我是个刀头舔血的粗人,从不懂得怜香惜玉,自她伤后我却是心疼得紧哩。”
  
  飞龙一听“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大王,这本是咱吃饭的本领,决不能外泄的,今天索性告诉大王吧,紫玉她是一点事也没有的,那剑是有机关的,只要一用力刺那剑尖就缩了回去,要不然,我能耍那压轴戏‘剑刺美人’吗?在台上表演时另一头冒出的剑尖是紫玉用另外的剑伸出去的,那血,自然也是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