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案中案

注册送58元体验金

时间:2019-12-01 来源:admin 点击:

  1
  
  张二是个好吃懒做、偷鸡摸狗的二流子,但他的父母却都是老实之人,做着卖鞋的生意。看着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他们不知道教训了张二多少回,可张二根本就不听。
  
  后来张家老两口就东凑银子西凑金地给张二找了一个叫李翠花的媳妇,希望她能管住张二,两口子能好好过日子。老两口子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给张二找的媳妇李翠花比张二竟然更加好吃懒做。看着臭味相投的小两口,老两口彻底绝望了。
  
  这年年关,张二赌博输了钱,欠账不还,债主上门又抢又砸,张家老两口经过这一折腾,又气又怕,双双病倒在床,没过几天都相继离世,临走前他们把张二两口子喊到床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劝这小两口痛改前非,以后好好做人。小两口跪在地上像捣蒜一样磕着头,连连称是。见此情形,老两口终于有了一丝安慰,于是拿出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几十两银子交给小两口,让他们做点小生意,小两口泪流满面地答应了。老两口总算是安心地去了。小两口着实老实了几天,可是几天过后,两位老人留下的几十两银子就都被他们买了酒肉享受了。
  
  2
  
  先前,张二因为手脚不干净被官府以盗窃罪捉了好几回,而当时华阴县令胡大钱是个昏官,眼里只有钱,张二每回被抓进来,李翠花就给胡大钱送些银子来。所以,每回张二被抓走从不超过三个时辰就会从县衙里大摇大摆地走出来。百姓们别提有多气了。
  
  然而好景不长,胡大钱因为贪赃枉法被摘了乌纱帽,关进了大牢。忽然间失去了靠山,张二很感郁闷,只盼望着新来的知县能像胡大钱一样“好打交道”,然而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新上任的知县柳玉山,是个廉洁刚正的好官。他上任的第一天就把华阴县里最有名的恶霸李三刀给抓进了大牢。李三刀的老婆给柳玉山送了几回银子都被赶了出来,不出一个月李三刀就被砍了头。华阴百姓都万分高兴,心想有了柳玉山这样的好官他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李三刀的被砍头给张二很大的震撼,也老实了一段时间。
  
  可是坐吃山空,眼看着这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屋里连买盐的钱都没有了,张二两口子再也坐不住了。没有手艺的两个人在走投无路下还得重操旧业。
  
  这天李翠花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把屋门嗵的一声关上,神秘地说:“有个发财的门路你做不做?”
  
  一听此话,张二精神一振,张口就骂:“啥门路赶快说,少绕圈子。”李翠花把嘴凑在张二的耳朵边,轻声地说:“我刚才在街上买菜,偷偷听两个公差说县衙从各地征缴上来的赋税银子都已经运到县衙了,就放在县衙后院的屋子里。听说有一万多两呢!”一听这话张二的恶念又被勾出来了,可是他知道偷窃官银可不像是偷鸡摸狗这种小把戏,弄不好要掉脑袋的。
  
  “这太危险了吧?”张二喝了一口酒,显得很不安。
  
  李翠花不满地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这点事都不敢做?”
  
  看到李翠花竟然质疑自己的能力,张二觉得自尊受到了伤害,便扬起脖子喝光了碗里的酒,大声吼道:“做就做,我张二怕谁。”
  
  三天后的晚上,月黑风高,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几声狗吠不时响起,张二抱着一捆干柴悄悄地来到县衙门前,四处看一眼,然后掏出火石打着火,将干柴点着扔进了县衙前院,很快火光四起,接着县衙内乱成了一片,上到知县下到衙役都跑来救火,后院看守银子的衙役也加入到救火当中。看着自己的调虎离山计成功了,张二很高兴,马上绕着县衙后院,翻墙而进,撬开库房的铜锁,由于银子太多、太重拿不动,于是张二就从库房里偷走了一千多两银子。
  
  匆忙回到家后,张二与李翠花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激动极了。当天晚上两口子就把银子二八分成了两份,多的埋到了灶房里,少的埋到了床底下。
  
  3
  
  第二天一大早,赋银被盗的事就传遍了整个华阴县。知县柳玉山愁容不展。盗贼声东击西地偷走了一千多两赋税银子,数目虽然不是很多,可是影响却不小,自己办事不力,上面要是追查下来,乌纱帽不保是小事,弄不好还要掉脑袋。更重要的是自己无法给华阴县的百姓一个交代,那些银子可是他们的血汗钱呀。柳玉山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住盗贼,追回赋银。
  
  张二是惯偷,这次偷窃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尽管柳玉山也怀疑过他,可是没有证据,他也不能随便抓人。着急的柳玉山贴出告示,凡是能提供这次盗窃案线索的赏银五十两。可是三天过去了,没有人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柳玉山更加着急了。
  
  这天大清早,一名衙役像往常一样打开县衙大门,看到地上有一纸条,打开一看万分惊喜,赶快跑到后堂交给了柳玉山。柳玉山展开纸条一看,大喜过望,只见纸条上写着:“偷银者张二,埋银床下。”柳玉山来不及捉摸这张纸条的来路,马上下令速将张二捉到县衙。
  
  几天下来,见衙门没有一点动静,夫妻俩原本紧张的心也就渐渐放了下来。得意的张二正准备让李翠花去买酒割肉,而就在这时,几个公差扑进来,将几斤重的锁链套上了张二的脖子,连同李翠花,还有床底下的银子一起带走了。
  
  很快,张二两口子还有床底下那二百两银子都被带到了公堂上,两口子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面如死灰。他们不明白柳玉山是怎么查到自己的。柳玉山一拍惊堂木,让他们交待偷窃赋银的罪行。
  
  惊恐过后,张二一口咬定银子是他一天晚上在路上捡的。柳玉山又拍一下惊堂木说:“张二,你偷窃官府赋银这可是杀头的罪,你只要从实招来,交出剩下的那八百多两银子我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处判,要不然就是死路一条。”然而张二还是拒不交待。见状,柳玉山大声喝道:“人证物证俱在,张二目无王法偷窃官银,押入死囚牢,三天后斩首示众!”。张二大喊冤枉,而李翠花更是哭成了泪人。张二被衙役押下去了。